城市加密货币频出 国家数字货币还会远吗?

2019年2月21日12:00:34 发表评论

德国以北,冰岛以西,有一国家叫挪威。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这里,市场自由化和政府宏观调控之间的有机结合一直以来受到关注,以至于挪威被称为“最接近社会主义的国家”。

在挪威,男女最大限度的做到了事实上的平等,并且财富平均,贫富差距小。自2001年起,挪威已连续六年被联合国评为最适宜居住的国家,并于2009-2013年连续获得全球人类发展指数第一的排名。

就是在这里,有关区块链技术和现实社会的探索,也已走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2019年2月12日,挪威的私人无政府资本主义城市Liberstad决定,将采用其区块链驱动智能城市平台的原生加密货币作为其官方交易媒介。

Liberstad将它命名为“城市货币(CITY)”。

以一个城市的力量来发行一个加密货币,会不会对区块链以及加密货币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加密货币依托于一个城市,这会不会是未来加密货币发展的新思路?

1

城市加密货币出现

随着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概念的逐渐升入人心,区块链也获得各式各样的发展机会,从单纯的区块链技术“千山独行”,之后与各行各业碰撞出火花,到现在,区块链和一座城市休戚与共。

在Liberstad,公民们可以通过使用CITY支付任何费用,大到注册财产、合同和保险,小到购买一枚鸡蛋,一个面包。

此外,CITY可与Liberstad的区块链智能城市平台“城市链”进行互操作,这意味着,在政府提供的区块链平台上,居民和企业就可以进行自我管理,以取代政府运营的公共条款。

其实,Liberstad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探索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将区块链技术运用到城市中,在全球已成一种趋势。

就在Liberstad发布城市币前一个月,中国台湾高雄市率先宣布发布城市加密货币“高雄币”。

尽管,高雄币被区块链专家质疑,被认为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加密货币,但部分金融专家却对这一实验颇有好感。

金融作家范畴表示:美元、欧元、日圆泛滥,并集中在富人身上,难以流入实体经济,尤其是市井经济,可见用货币超发“刺激”经济的政策已经走到了尽头;倘若可以设计一种只在境内使用、且用途有限的“内需币”,不仅能够缓解各国内部的经济压力,甚至可以防止全球金融风暴。

更有甚者,一向财大气粗的沙特阿拉伯也不甘于人后,在2018年就豪言要在2020年打造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城市。

加密货币城市遍地开花,大有席卷全球的气势。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行为的背后,或多或少都有政府的影子。比如开发Liberstad的Liberstad Drift Association组织,其背后至少是获得了政府的首肯或默许。

2

国家加密货币

有趣的是,自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诞生以来,世界各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对其进行监管。在各国政府看来,加密货币的火热会严重影响到正常金融生态的平衡。

目前来看,加密货币已经逐渐脱离了单个国家的掌控,任其发展下去会威胁到自己本土的银行业。有的国家选择彻底清除本国的加密货币市场,给予银行业一个稳定的发展环境,而有的国家则是严密监管,看这个东西最后能发展到什么阶段。

但也有的国家反其道而行,委内瑞拉便是做出这样举动的国家之一,在2018年2月20日,委内瑞拉政府正式开始预售一款名为“石油币”(Petro)的加密货币,而委内瑞拉也成为了全球首个发行法定加密货币的国家。

委内瑞拉曾是南美洲的富裕国家,然而随着委内瑞拉国内的政治和经济危机日渐严重,委内瑞拉人民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糟。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预测,到今年底,旧波尔瓦尔的通胀率将达到恐怖的1万倍。

在这个背景下,马杜罗政府推出了“石油币”,总统马杜罗下令,要求委内瑞拉全国政府服务必须接受石油币。

为了推广石油币,马杜罗政府还首都加拉加斯开设了一个教育培训中心,完全免费培训公民如何购买、出售及挖掘数字货币,而重点就是由他推出的石油币。

对于此项举动,马杜罗一度非常自豪,他表示,“石油币将会是个巨大的成功,委内瑞拉将由此跻身经济强国。”

除了委内瑞拉之外,其他国家也按捺不住,比如土耳其。

此前,土耳其民族主义运动党副主席兼前工业部长Ahmet Kenan Tanrikulu起草了一份报告,提出一种被称为“Turkcoin”的、由国家支持的加密货币。

此外,重视国家加密货币的还有伊朗和俄罗斯。

此前,伊朗四家银行已经开发了一种名为PayMon的黄金加密货币,预计将发布10个亿,用以开展加密货币的金融交易。

无独有偶,早在2017年10月,俄罗斯就传闻将要发行官方的数字加密货币CryptoRuble。

我们可以看到,尤其是以那些金融系统不发达、经济发展较为疲软的国家更加青睐加密货币,而加密货币在这些国家中的汇率往往也更高。

委内瑞拉、伊朗等被西方制裁的主要产油国,都有可能转向发行官方数字货币,一方面是尝试解决金融封锁问题,另一方面挑战石油美元的霸权地位。

但是,这种国家级的加密货币尝试取得进展了吗?

事实上,石油币发展并不尽如人意,就在发布石油币一个月后,特朗普禁止美国购买委内瑞拉政府推出的石油币,并且禁止美国公民使用石油币进行交易。

目前,石油币在委内瑞拉被用于发布工资以及购房优惠等。据cryptonewsreview报道,委内瑞拉住房部长Ildemaro Villarroel表示,对于使用石油币支付房产的购买者,可享受10%的折扣。

但是,石油币并没有缓解委内瑞拉恐怖的通胀率,同时,委内瑞拉民众更喜欢比特币等“避险货币”。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Lars Peter Hansen表示,如果一个国家不能稳定自己的主权货币,那么它也无法保证可以稳定自己发行的加密货币。

3

监管态度转变

尽管上述各国积极开发加密货币都是出于紧迫的现实原因考量,比如该国经济已经到了崩溃边缘,打算放手一搏,但对于加密货币的总体发展而言,也不失为一次积极的尝试。

此前,CME集团首席执行官Terry Duffy 2月14日在接受彭博社的采访时表示,政府参与是加密货币成功的关键。

在各国政府眼里,他们对加密货币的担忧更多的是无法对其有效控制,但如果各国政府有能力,有信心来抵御加密货币所带来的副作用,那么加密货币对于各国政府而言,便并非洪水猛兽。

其实,随着各国对加密货币的研究越来越深刻,崇尚去中心化精神的加密货币和中心化的政府已经不是天然敌对的关系了。

更多国家开始对加密货币持更宽容的态度。毕竟,加密货币如果运用得当,会对本国经济产生许多积极的影响。

韩国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多年以来,韩国对加密货币行业的态度一直是时冷时热的。韩国当局于2017年9月全面禁止了ICO,而到了2018年1月,又有传言称加密货币在该国将被全部禁止。

然而,随着对加密货币的逐渐深入了解,韩国政府似乎已经意识到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的巨大潜力。

就在去年12月底,韩国议员提出了多达六项规范加密货币行业的法案。这些拟议的立法方案旨在为私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保护,并解决“现行法律对加密货币的定义和虚拟货币交易的规定”等方面的不足。

在美国,部分银行已经允许加密货币交易,并且正在试验区块链技术。此外,备受关注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也在推进加密货币主流化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尽管对加密货币的监管还处于一个“谨慎”的阶段,但各地城市却早已开始对于区块链技术的探索。诸如长沙,杭州,海南,重庆等地纷纷开设区块链产业园,并且接连下发政策鼓励区块链与实体经济的紧密结合。

4

全球央行新战场

事实上,何时推出国家数字货币,也是全球共同关注的话题。

此前,币安赵长鹏表示,早期进入这一领域的人早已成为了亿万富豪,这一规律同样适用于政府。

早在2014年,央行成立法定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开始涉足数字货币的论证领域,2016年1月,央行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进一步明确了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2017年,中央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悄然挂牌成立。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前中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中国应该谨慎对待数字货币在中国的发展,研发数字货币要经过充分测试,局部测试,可靠后在进行推广。

但是数字货币研究是一个复杂漫长的过程,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表示,现在看分布式记账技术取代实时全额结算系统(RTGS)还为时尚早,法定数字货币对区块链技术的借鉴不能生搬硬套,并且,根据实际业务需求在改造的基础上选择应用,应是更重要的考量。

但是,数字货币开发是全球金融机构都在密切关注和参与的事情。

2017年11月,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发布了一份题为《央行数字货币:动机与影响》的报告。该报告认为,随着社会走向无现金化,央行的基本收入来源:铸币税,即通过印更多钞票而获得的利润会受到损害。而对数字货币的研究能够通过创造数字现金来维持铸币税。

此外,新加坡也认为对数字货币的研究能够提高金融流转的效率。

无独有偶,瑞典政府表示,未来社会的趋势就是无现金社会,此时对数字货币进行研究时机恰如其分。

印度央行表示,法币的印刷成本促使一些国家的央行会进行数字货币的研究。

但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也有人持不同的观点。

去年10月20日,日本央行副行长Masayoshi Amamiya重申了他对央行发行的加密货币(CBDC)的负面立场,称这些加密货币不太可能改善现有的货币体系。

瑞士央行同样也对政府背景的加密货币持怀疑态度。瑞士央行(SNB)董事Thomas Moser表示,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不够创新,不足以考虑发行政府支持的加密货币。

结语

在大多数人眼中,目前加密货币更多的还是和“金融骗局”“圈钱”等词挂钩,加密货币真正能为社会带来的好处却几乎没有被挖掘出来。

将整个城市用加密货币包裹起来,让整座城市变成一座加密货币城市,Liberstad率先做了一次大胆的尝试。

对于Liberstad未来的前途,我们目前无法做出合理的预测,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抱着最大的善意去看待。无论Liberstad成功与否,这都将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发展提供一个新的范式模板。

相信随着时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城市”“加密货币城市”将会出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