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前央行高管:从虚拟货币到虚拟资产,立陶宛央行经历了什么

2019年3月12日10:00:18 发表评论
广告也精彩

近年来,区块链技术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新一轮研究热潮,各国监管机构普遍认识到区块链技术的潜在的颠覆性应用价值。

欧洲波罗的海(Baltic Sea)东岸,有这样一个国家,它拥有不到300万的总人口,国土面积约为北京的四倍,世界地图上基本没有存在感。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在英国脱欧(预计于2019年3月29日)后,它将成为欧盟中第一个发放电子货币许可证(EMI)的国家。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对区块链技术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它因开放而领先的监管政策,被外界称为“中国区块链驶向欧洲的门户”。它,就是立陶宛

2019年2月14日,立陶宛央行官网发布声明《Bank of Lithuania position on virtual assets and initial coin offering reflects changing market realities》。

声明指出,立陶宛央行将使用术语“虚拟资产(virtual assets)”替代“虚拟货币(virtual currency)”,并定义了虚拟资产的使用条件和范围,金融市场参与者不应参与或提供与虚拟资产相关的服务,活动应明确与虚拟资产相关的活动分开。立陶宛银行允许为专业投资者创建投资基金,以投资虚拟资产。

立陶宛央行的这个声明,是欧洲银行中第一个关于虚拟资产的声明。这个声明意味着什么?是什么让立陶宛能在区块链监管政策上领先于其他欧洲国家?立陶宛央行区块链研究的起源和过程是怎样?

立陶宛央行区块链研究中心前负责人Aleksas Sulnius(以下简称Alex)拥有十年(2008年至2018年)在立陶宛央行的工作经验,历任中央银行IT部门、财务统计部门、区块链研究中心负责人。他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在欧盟所面临的监管要求和发展趋势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并参与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起草,包含欧盟银行最新的支持加密货币业务的金融牌照发放和监管等重要提案。

一、立陶宛央行的新声明

记者:声明的标题中写到“reflects changing market realities”,在你看来反映出了哪些市场上的现实?

Alex:当今的世界,我们有多种方式去交流、合作和做生意,DLT(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分布式账本技术)也为市场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我认为,新的市场现实意味着,世界各国政府要确保这些技术能够造福于人类,并尽可能地降低风险。与此同时,监管机构要勇于面对新的风险,并在各自的管辖范围内争取新的机遇。

记者:2017年10月11日,立陶宛央行发布了虚拟货币与ICO的相关声明。不到一年半的时间,立陶宛央行就使用术语“虚拟资产”替代“虚拟货币”,你如何看待这种改变?

Alex:这说明立陶宛央行正在适应新的市场环境,而不是局限于虚拟货币。DLT为金融、科技和法律等领域带来了前所未见的机遇。如果有朝一日,我们能在区块链上实现资产的流通,那么现在定义“虚拟资产”将有利于我们适应未来的世界。

记者:这项声明将对立陶宛和欧洲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Alex:现在还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整体的ICO生态和不同管辖区域内的监管政策。可能一些新事物将取代ICO,比如STO。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监管部门对STO持积极态度。

记者:这是欧洲第一个关于虚拟资产的监管政策。立陶宛央行为什么能在监管方面走在其他国家的前面?

Alex:现在立陶宛政府部门正努力让立陶宛成为区块链的创新中心,包括立陶宛央行、财政部、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等在内的多个机构或部门,都非常支持立陶宛的金融科技创新,其中之一是提高监管清晰度。

立陶宛之所以能走在其他国家的前面,是因为它是小国。小国意味着能够更加快速、灵活地作出决策。我认为,这种快速决策的能力,就是立陶宛在金融科技监管方面,领先其他国家的原因。

二、立陶宛央行研究区块链的起源与过程

立陶宛政府对区块链的兴趣始于2016年。

2016年4月8日,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举办了“2016比特币会议(The Bitcoin Conference 2016)”,重点讨论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同年,立陶宛央行内部开始了区块链技术的试点研究,试图利用区块链技术提高立陶宛央行的系统效率。

Alex介绍道,在一次会议的头脑风暴中,一位内部人士提议,将区块链技术用于贷款登记。因为立陶宛所有的贷款都需要登记注册,比如客户要贷款买车,银行就会查询该客户所有的征信记录。

这一想法令人耳目一新,但是分析后发现,当时区块链的性能根本无法承载如此巨大的银行数据。与此同时,立陶宛央行没有现成的需要使用区块链进行优化的项目,于是立陶宛央行引入了“沙盒(sandbox)”的概念,并于2018年1月推出区块链沙盒平台服务LBChain,希望通过第三方的参与来探索区块链应用的可能性。

另外,2018年3月6日,立陶宛央行宣布,为纪念立陶宛独立100周年(立陶宛于1918年2月16日正式宣布独立),该国将发行首枚数字纪念币以取代金银纪念币(Commemorative coins of Lithuania),与现行欧元是1比1兑换比率。

记者:沙盒是如何运作的?

Alex:区块链技术沙盒需要考虑多个问题,比如采用公链还是私链,使用哪种代币,代币的分配模型是怎样的,网络是否安全、合法和欧盟区内的应用可能性等等。

一方面,除了商业公司,立陶宛央行也将联合财政部、能源部、交通部等政府部门,共同推进沙盒的建设;另一方面,立陶宛央行提供法律、技术、安全方面的支持,向企业和市场大力推广沙盒,鼓励作为政府平台的区块链沙盒的建设和应用。

记者:目前沙盒有多少企业机构参与了?

Alex:LBChain提出后,很多IT公司都表现出参与的意愿。他们中部分被选作服务提供商,部分被选作沙盒的参与方。目前总共有21家来自欧洲各国的公司报名参与,考虑到安全行,最终只选择其中6家。这6家将联合三家服务提供商,共同开发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样品。立陶宛央行采用了人工节点自治代理,假设了恶意节点的攻击行为以验证某种解决方案的实用性。

整个项目包括3轮,根据样品的结果,部分参与者被选入第2轮。立陶宛央行希望这个项目能达到最后一轮,新的区块链产品将被创造出来,并为金融领域带来福音,这是多么因缺思厅(interesting)的事情啊。

记者:有没有沙盒的框架图?

Alex:暂时没有,因为沙盒计划刚刚启动,资料还不够充足。立陶宛央行之后可能会发布吧。

记者:数字纪念币进展如何?

Alex:立陶宛的数字纪念币是为了纪念立陶宛成立100周年,是基于DLT技术创造出的一种特殊的代币(token)。2018年6月,立陶宛央行专门组织了一场黑客马拉松,以选拔这个项目的开发者。不幸的是,这个项目到现在为止,没有什么进展。

记者:发展新兴产业不仅需要政策支持,还需要资本、人才等等。你认为目前立陶宛要发展区块链产业,面临着什么机遇和挑战?

Alex:目前立陶宛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人才。过去几年,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国的服务中心在立陶宛开设分部,这就导致了对IT开发者、IT运维、IT工程师的需求剧增,区块链开发者更是稀缺。一些公司招不到有经验的区块链开发者,就自己培养能使用初级JavaScript或scratch的开发者。我认为,积极从国外引进人才是政府机构的当务之急。

记者:立陶宛是一个具有历史美感的国家,区块链为其铺上了一层科技色彩。立陶宛的当地民众对区块链和虚拟货币对认知程度如何?

Alex:立陶宛民众对区块链和虚拟货币都非常感兴趣,从学校里的小屁孩到老年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听说过比特币和区块链,相关的活动和会议也能引起极大的关注。

虽然现在处于熊市,但是在立陶宛,与区块链和加密相关的公司仍在开发新的项目,立陶宛的大学也在组织和鼓励学生参与区块链的研究工作。区块链的普及方面,立陶宛政府机构,尤其是立陶宛央行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记者:可以看出,欧洲对区块链技术一直感兴趣,对虚拟货币的态度在转向积极的一面。未来立陶宛和欧洲的区块链产业的趋势是什么?

Alex:我认为,现在的欧洲不再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感到害怕。大约在一年前,不同的政府机构仅仅表示了对区块链技术的兴趣,但那通常是空话。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新的监管政策在不断提出,新的项目正在启动。当然,这个领域仍存在质疑和不确定性,不过立陶宛和欧洲的政府机构在强化KYC/AML的同时,也在推动区块链的研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