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Chainlink智能合约解决金融衍生品行业中信任缺失问题

2019年10月7日00:01:22 发表评论

金融衍生品是基于资产或实体定价的金融工具,它在全球各个行业中被广泛用于对冲运营风险、管理价格波动风险和获得稀缺资源或市场

金融衍生品是全世界名义价值最大的市场,预计价值为500万亿到1200万亿美元之间。由于其涉及巨大风险而且身处四通八达的环境中,因此交易各方不仅需要斥巨资建立信任关系,还需要建立密不透风的监管体系,以防范重大疏漏导致全球金融的系统性风险。

Chainlink智能合约彻底颠覆了传统金融衍生品行业,以低成本建立交易双方之间的信任关系,合约执行和交割具有高度确定性,而且交易各方可以平等地互通信息。新的衍生品智能合约不仅能防范全球金融危机,还能增强衍生品的功能性。合约自动执行,因此可提高交易各方的效率;另外,由于准入门槛低,方案可根据具体需求度身定制,因此市场规模也可大幅提高。

浅析金融衍生品市场

金融衍生品主要分为两大类,即:场内交易衍生品和场外交易衍生品。

场内交易衍生品是在交易所交易且受到监管的标准化金融产品,交易对象通常是公司或个人。此类衍生品合约通常有标准电子版格式,其中包括买方、卖方、交易数额等信息,并且受到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的监管。场内交易的金融衍生品目前占金融衍生品市场总体交易量的15-25%。像CME集团、Eurex和韩国交易所等都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衍生品交易所。

大多数交易所都实行中央对手方清算所(CCP)制度,中央对手方清算所由好几个清算机构组成,这其中并不包括交易所本身,因为交易所通常是一个独立的法人实体,而其中所有的清算机构都会向一个保险基金注入资金。中央对手方清算所(下文简称清算所)会展开一个叫作“合约更替”的流程,交易所中每出现一笔交易指令,清算所都会从中拦截。这也就是说,清算所是交易所中所有卖家的买家对手方,同时也是所有买家的卖家对手方。或者按金融衍生品行业的话术来说,清算所会针对每笔做多合约做空,同时也会针对做空合约做多。

场外衍生品是双方或多方在交易所之外协商交易的金融产品,交易条件通常是交易各方经过讨论定下的。场外衍生品有别于场内衍生品,通常没有标准电子版格式,而是将纸质版合约扫描成PDF格式文档并储存在双方数据库中。场外衍生品交易量占到总量的75-85%,而且不向个人投资者开放。参与OTC市场交易的大多数都是大型银行和对冲基金这样成熟的机构投资者。

应用Chainlink智能合约解决金融衍生品行业中信任缺失问题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OTC市场并没有受到监管,但大多数OTC市场参与者都是国际掉期与衍生工具协会(ISDA)的成员单位,该协会曾创建了名为《ISDA主协议》的标准化合约模板。57个国家中820个成员单位都将该协议作为“所有场外衍生品交易的标准化合约”。2008年金融危机后,协会对该协议进行了修正和增补,其中有一个名为Dodd-Frank的法案规定利率掉期和信贷违约掉期必须由中央对手方进行清算,这两个交易在OTC市场中占很大比重。另外,Dodd-Frank法案还规定所有交易都必须上传至全球数据库。

几乎所有拥有价值的对象都可以作为金融衍生品的标的物,标的物可以是资产、数据点或甚至事件。而最受欢迎的标的物通常是固定收益、汇率、信贷、权益和大宗商品。基于这些标的物可以建立许多不同种类的金融衍生品,而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统计,最常见的四类衍生品分别是远期、期货、期权和掉期。

远期/期货——远期合约是非标准化的场外衍生品合约,合约一方可以在某个特定日期以特定价格购买某项资产。期货合约与远期合约很相似,但是期货合约是所在交易所发出的标准化合约,而远期合约是交易双方共同约定撰写的。

示例:一家食品加工企业希望对冲小麦价格下滑风险,因此与合约对手方协商签订了期货合约,可以在六个月后以目前每公吨200美元的价格收购100吨小麦。

期权——期权合约是买卖双方共同敲定的金融协议,其中买方可以选择在约定的合约到期日之前,在特定价格基础上支付一定溢价收购某项资产。期货合约中,买方必须在某个约定日期收购资产,而期权合约中的买方买下的则是是否收购资产的决定权。

示例:一家投行希望对冲美元对欧元上涨的风险,并按溢价买下期权合约,因此这家投行有权在未来两年内选择是否以1美元比0.9欧元的汇率将美元兑换成欧元。

掉期——掉期合约中,合约双方可以交换某类金融工具(如:债券)的现金流,并收取一定利息。掉期合约在场外销售,销售对象是公司而非交易所中的个人投资者。

示例:一家新进钢铁企业,信用评级未知,公司有一笔可调利率贷款,目前利率为5%。与此同时,另一家相对更成熟的钢铁企业还款利率固定为4%。这两家企业可以签订一个掉期合约,双方在特定时间内将利率对调。新进钢铁企业可以通过这个方式降低贷款利率波动的风险,而成熟钢铁企业虽然在短期内要承担更高的利率,但他们期望未来利率可以降到原有固定利率4%以下。

衍生品行业亟待建立信任

由于金融衍生品价值高且竞争激烈,因此市场参与者必须认真估量几个关键风险,而这些风险的根源是各方缺乏最基本的信任。

对手方风险:对手方风险指在多方协议中,因对手方无法履行合约义务而产生的风险。延期付款或者对手方无法履行协议事项在衍生品合约中时常发生。而这些合约往往价值连城,对一家公司的生存发展起到决定性作用,因此合约方很有可能会延迟付款,争取更多时间来弥补潜在损失。某些OTC市场监管较弱,标准化程度较低,而且没有中央清算所,因此这个问题尤为严重。

举个例子,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许多OTC交易商都向做空房地产市场的客户延迟付款,目的是抓紧时间在市场上建立足够的仓位以弥补损失。延迟交割可能导致最后付款金额变少,因为标的物的价值在协议结算日和实际结算日之间可能还会出现波动。

未能按约定付款也有可能是由于疏忽大意导致的,因为要随时追踪各个网络中与不同对手方签订的数以百万计的合约,还要仔细留意这几百万份合约中眼花缭乱的条款和内容,这是一项十分令人头痛的工作。如果企业无法按时足额收到付款,其现金流会受到极大影响,预算规划也会出现偏差。除此之外,企业还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处理诉讼纠纷。

效率低下:对场内交易的金融衍生品来说,中央清算所是一个监管水平和信誉度都较高的中介。它可以分别充当交易双方的对手方,减少交易中对手方、运营、交割、市场、法律和违约等各种风险。除此之外,中央清算所还可以扮演做市商,为市场提供流动性,同时还能提供托管服务,保障交易安全。

虽然中央清算所可以带来巨大价值,但它仍然存在一些弊端,比如僵化呆板(因为中央清算所只能处理标准化的协议)、价值泄露、延期付款以及系统性风险。使用中央清算所作为中间方,意味着每一笔交易都必须支付一笔中介费,因此削弱了交易本身的价值。与此同时,由于在交易过程中需采取额外措施防范对手方风险,因此会导致交易和付款延期,而且通常至少会延期两天。最后,一个机构拥有如此大的权利和责任,特别是在衍生品如此规模庞大的市场中,着实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系统性风险。虽然中央清算所有一定的预防性保护机制,但仍无法彻底摆脱所有中心化系统共同面临的风险,比如黑客攻击、贿赂以及服务器宕机等。

应用Chainlink智能合约解决金融衍生品行业中信任缺失问题

在OTC市场中很难保障合约各方高效对接,因为需要大量中介从中建立信任并提供流动性。另外,由于市场上缺乏通用的标准化合约模板,因此往往需要耗费大量成本进行协调。ISDA的CEO Scott O’Malia指出:“当前的衍生品市场基础设施成本高昂且效率低下。在整个行业中几乎无法实施大规模自动化的解决方案。因为每个企业和平台都有一套自己的流程和模式,如果要让合约各方获得相同的信息,需要做大量协调工作。

信息不对称:衍生品市场另一个主要问题就是信息不对称。交易中双方经常出现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其中一方可能拥有内幕消息,因此可能会购买某个OTC衍生品合约并从中获利。

买方/卖方和中央清算所之间也可能出现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其中某一方可能会比中央清算所更了解某一合约的违约风险。那么这一方很有可能会在高风险合约中获得更合算的利率,而中央清算所则会承担不利后果。如果不做全面的尽职调查就开许多高风险合约,这会为全球经济造成系统性风险,而在如今这个互联互通的世界,这个风险特别高。

反过来说,如果中央清算所比买方/卖方更全面地了解全球市场和系统性风险,那么内部人士就有可能钻空子谋私利。中央清算所拥有专利技术,并且是私有化机构,因此有可能会出现贪腐问题,得知内幕消息的人也有可能在交易中“抢跑”。

缺乏透明性:导致信息不对称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衍生品市场中缺乏透明性。要客观了解衍生品市场的总体规模和价值是非常困难的。另外,由于一部分OTC市场是私有且不受监管的,要做到客观评估就难上加难了。全世界各个系统中存在无数互相联通的金融衍生品,因此要保证数据的可靠性、客观性和全面性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由于缺乏单一事实来源,给衍生品定价、计算对手方风险以及评估系统性风险就变成了难事。许多合约方由于误判风险而最终破产,这一切都是因为它们很难获得准确的市场数据。因此,许多衍生品交易商杠杆率过高,一个闪失就有可能导致其他市场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虽然在Dodd-Frank法案通过后,规定所有交易数据都必须上传到全球数据库,但如果交易元数据缺乏全球统一标准,那么仍然无法建立有效的监管机制,这对OTC市场来说尤为如此。

虽然巴菲特公开利用衍生品赚了几十亿美金,但他也懂得衍生品可能对社会造成的极端风险。他在伯克希尔哈撒韦2002年致投资者的公开信中表示:“我们认为,金融衍生品是金融行业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它的危险性虽然暂时没有暴露出来,但一旦暴露却是致命的。”

用Chainlink智能合约替代衍生品市场的后端架构

Chainlink智能合约能够大幅提升后台系统性能,可以更好地维护、执行和交割衍生品合约。传统衍生品市场依靠多个可信实体,靠人工来维护,而且还无法保障结果。而在Chainlink智能合约的加持下,市场将基于无须信任的第三方协议运行,通过数据实现自动化,并能保障结果。

智能合约使用布尔逻辑(即:如果发生事件x,则支付y)将纸质版衍生品合约的条款全部写入代码。资金可以托管在智能合约中,衍生品合约自动执行,状态改变数据也一一被记录在案,网络中各个节点都会储存智能合约,因此不会存在宕机问题。

在衍生品合约整个生命周期中,Chainlink预言机都可以将智能合约随时连接至任何所需的数据输入(x)和输出(y)。智能合约可获取关于标的资产的数据(即市场数据),并连接至合约交割所需的外部系统,如支付、监管合规及审计等系统。

应用Chainlink智能合约解决金融衍生品行业中信任缺失问题

Chainlink之所以能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它能根据需求定制化外部数据接口。而Chainlink的独特之处是去中心化预言机。由于智能合约是自动执行的,而且高价值合约对时间性要求极高,因此需要去中心化预言机提供可靠、准确的信息。中心化会导致黑客攻击、贿赂和服务器宕机等问题,而去中心化正好解决了这一痛点。像衍生品如此举足轻重的市场,稍有闪失就可能造成毁灭性影响,因此必须采取额外的安全措施,以保障数字化合约拥有高质量的数据输入和输出。合约双方都不希望看到错误数据触发合约,并进而触发一系列无效合约,最终导致金融市场无法正常运转。

Chainlink另一个关键优势就是安全性,其中包括操作安全和隐私安全。

Chainlink是开源软件,任何人都可以对其进行验证,而且它还通过了多次独立安全审计。Chainlink的代码运行具有高度确定性,而且功能可以根据合约双方的具体需求调整或添加。Chainlink同时还可以让预言机在可信执行环境(TEE)中运行,保障隐私。这样,智能合约就能连接至任何企业系统、政府机构或合约对手方,无须承担系统风险或泄露敏感数据。

Chainlink智能合约拥有许多目前衍生品合约不具备的优势。

降低对手方风险:OTC市场中如果使用智能合约替代传统纸质合约,那么就可以获得与场内交易同等的优势,并能够降低对手方风险。防篡改的智能合约会托管合约双方的借记或信贷抵押物,因此合约一旦通过Chainlink预言机接收到正确的数据,就会自动触发交割。合约会从多个预言机同时获取数据,由于对错误数据源实行了罚款制度,因此真实的数据源最终会浮出水面,触发合约执行,而非等待对手方人为干预。数据触发合约自动执行,因此整个合约周期都是具有高度确定性的,这样就能大幅减少延迟付款、部分付款或不付款的情况。

智能合约用在OTC市场尤为有效,因为OTC市场中没有标准的数字化衍生品合约模板。许多市场参与者都深感建立数字化标准模板的必要性。因此在2018年6月,ISDA针对数字化衍生品合约发布了第一版通用域模型(CDM)。另外,OpenLaw和Accord Project等几家法律事务初创企业/联盟也正在为数字化衍生品合约打造标准模板。以上这两家企业都使用了Chainlink预言机接收可靠的链下数据并上传至衍生品合约。

精简合约流程:Digital Asset的前CEO Blythe Masters曾在与普华永道的一次谈话中说过,区块链金融智能合约的崛起类似当年传统制造业的转型,从一次只能生产一辆汽车转型到使用传送带建立流水线,让流水线上的一名工人或机器人专注于一项任务,这样就可以同时生产许多辆汽车。区块链智能合约也为合约各方建立了这么一条流水线,每个人都会将自己手中的数据传输到区块链上,最后共同促成一笔交易。这样一来,交易各方可以共享同一个数据点,市场无须在各方不同的数据库间进行协调。ISDA、Google和Digital Asset等领军企业正在计划建立标准化的操作流程,将对手方、交易所、数据、审计和监管等交易中的所有要素都连接起来。

(视频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BQWflEnvbQ)
(Blythe Masters谈她的“传送带”理论,并解释如何将以太坊智能合约用于金融交易中)    

Chainlink智能合约还可以将流程自动化,去除中间环节,比如第三方执行和托管服务。这并不意味着中央清算所的其他服务(如:净额结算、做市以及期权托管服务等)将被边缘化。相反,这些服务可以作为可选的附加服务提供。这样一来就不需要中介从中榨取价值,而且也不需要完全依赖中央清算所来保障整个衍生品市场的运行和流动性,因此相关的系统风险也能得到缓解。建立共享基础架构,去除中间环节并精简多个工作流程,这样可以将交易和交割之间的时间差几乎缩小到零。

实现信息对等:信息透明不仅在衍生品交易中是个问题,整个衍生品行业都普遍存在市场数据不透明的问题。比如掉期数据库中就存在此类问题,因为数据库上传数据会有少量延迟,数据库的所有者就可以比其他人稍早一点得到数据,因此也有了先发优势。如果能建立一个标准化的元数据提取模式,以开源和去中心化的方式提取交易数据,那么整个市场就能实现信息对等,因为在那样的市场中,很难通过信息不对等的优势在交易中占上风。

区块链基于单一客观的事实来源无缝衔接多方工作流程,因此各方可以轻松获得更可靠的市场信息。市场参与者可以利用可信执行环境中的预言机安全地与对手方、研究机构和监管机构交换市场数据,也可以将数据安全地传输到智能合约中,将所有数据聚合成一个整体市场数据集。 这样一来,所有人都能对衍生品所在的金融环境有一个客观全面的评估,元数据的透明度也拥有了统一标准,无须披露任何一方的身份、职位以及交易机密。这样做能让所有人都对市场规模和总体杠杆率有清晰的认知,并能对经济健康度有稳健的预判。

如果实现信息透明,买方就不再需要支付高昂的佣金通过衍生品交易商来进行交易,同时也能让监管机构更好地降低系统性风险,并避免市场参与者靠着信息不对称以不正当的手段谋取私利。信息透明能消除操纵市场的行为,并有助于市场价格趋于平衡。

降低市场准入门槛:通常衍生品市场是向机构服务大门紧闭的,但是区块链智能合约的出现让它为一系列初创企业、产品服务和数据提供商敞开了大门。智能衍生品合约的发展也顺应了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新浪潮。由于所有企业都可以部署去中心化的后端架构,因此许多初创企业都在开发协议,基于条件逻辑开发衍生品合约,其中包括期货合约、期权合约以及掉期合约。

DeFi项目的兴起降低了衍生品合约的准入门槛,让个人和小企业可以获得新的金融工具。这些项目还为市场推出了一系列新产品,包括去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流动性、标准化的定制合约以及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为市场提供衍生品并分配收益。这些产品不仅针对传统市场,还面向区块链市场,比如以加密货币为标的物的衍生品、实用型代币(gas)以及代币化资产。

Chainlink预言机还可以让数据提供商将数据和API服务出售给衍生品智能合约。路透社和彭博社等机构掌握大量市场数据,它们可以将数据变现。另外,新的数据提供商可以用创新的方式收集有价值的数据。Google近期就使用了Chainlink预言机将其数据发送到各个区块链上并加以变现。衍生品智能合约可以使用Chainlink预言机调用Google的BigQuery API,并访问BigQuery中的所有数据。(目前已在Testnet上线)

衍生品行业中许多DeFi初创企业近期都宣布计划使用Chainlink预言机连接链下资源。其中包括从事金融交易的万维链(Wanchain)、从事衍生品交易的Market Protocol、从事保证金交易的的bZx、专注于期货合约的Olympus Labs以及专注于建立标准化金融框架的Katallassos。加密货币交易所Synthetix、加密支付解决方案提供商Mobilim和STK以及区块链汇款解决方案提供商ETHA都计划接入Chainlink预言机。

通往自动化和去信任创新的大道上

金融衍生品是如今社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企业需要以创新的方式对冲市场风险并保持竞争优势。企业如果有能力规避不必要的风险,也将最终惠及消费者。然而,对冲个人风险是一回事,通过过度杠杆和操纵市场的行为造成系统性风险又是另一回事了。

智能合约可以彻底颠覆传统衍生品行业,脱离中心化的架构和由此带来的过高风险,拥抱去中心化的P2P市场模式,将风险可靠地分散到去中心化系统中各个节点上。智能合约能降低市场准入门槛,让各类衍生品进入市场,并最终增强市场创新能力。有了智能合约,交易双方就不再需要盲目相信口头承诺,并承担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了。相反,智能合约可以基于公正客观的数据给出确定的结果,为交易各方带来最大的经济回报。未来,市场将基于客观数据打造可扩展的自动化解决方案,功能可以定制化,并最终应用于整个衍生品行业。与此同时,还能将敏感的交易数据对外保密。 

数据是推动合约自动执行并产出确定结果的关键要素,而Chainlink在这场变革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如果没有可靠且防篡改的数据,那么智能合约面临的风险甚至比传统的中心化模式更高。区块链可以保障安全可靠地储存并执行合约,而Chainlink则可以保障安全可靠地将数据传输至智能合约。最后关键的一环是打造出完全自动化的智能合约,并在合约的整个生命周期保障可靠性、安全性和连通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