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大佬“大逃杀”:从散发光辉到遭遇黯淡

2018年12月26日12:00:41 发表评论

回顾区块链行业的2018,徐明星、赵长鹏、李笑来、吴忌寒是几个绕不开的名字,这一年里他们与这个行业共同浮沉,每个人又都有自己的故事,从他们身上,足以窥视这一年来区块链的潮起潮落。

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史上,2018年注定会成为值得铭刻的一年。

从年初到年末,区块链经历了从烈火烹油到如坠冰窟的巨大翻转。起初,区块链被奉为“颠覆互联网的伟大技术革命”,吸引了从传统巨头到无知小白争先恐后的加入,其上下游行业也如火如荼发展起来。而到了三季度,随着比特币价格“跌跌不休”,整个区块链行业也逐渐萧条,业内外的评价转为“浮躁”,无数人仓皇退出。

从散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辉到遭遇黯淡,一年之内“链圈”遭遇巨大反差,身处其中的人无不随之浮沉。

回顾区块链行业的2018,徐明星、赵长鹏、李笑来、吴忌寒是几个绕不开的名字,作为币圈风云人物,这一年他们各自遭遇不同:徐明星被维权者三度围堵;赵长鹏的币安被红杉资本起诉;李笑来身陷“录音门”事件,随后宣布转行,但12月初又突然复出;吴忌寒身后的比特大陆在遭遇IPO困局之后,BCH(Bitcoin Cash比特币现金)分叉事件的算力大战又将其推向舆论顶峰。

他们的故事几乎构成了2018年区块链行业最精彩的篇章。

1

“三次被堵”徐明星

2018年,国内比特币交易所OKCoin创始人徐明星被“麻烦”环绕,造假疑云、围堵风波、讨债事件、旧部“叛逃”构成了他一年的关键词。

3月份,一位名为“Sylvain Ribes”的作者在社交博客平台MEDIUM上发文,质疑OKEX交易所刷量行为,文章指出,OK系主要公司OKEx上93%的交易额为虚假交易。OKEx则信誓旦旦的否认,“OKEx从来不在数据上做任何人工干扰,也不屑于做任何所谓假数据。”

但外部疑云没有因为这么一个笼统的回应而消散。一段时间之后,徐明星疑似对外界“承认”刷量现象的存在。“就类似淘宝上的卖家自己刷钻。”但他辩解称,每个币种都会找“流动性提供者”,给他们提供深度以及交易量,不光是OKEx这么做,每家平台都会这样做。

或许徐明星自己也没有意识到,“造假事件”只是他在2018年麻烦的开头。从4月到10月,徐明星三次登上科技媒体头条,每一次都是因为被投资者围堵。3月30日、5月23日、9月5日,OKEx平台上3次发生用户被爆仓的事件,由于怀疑被“定向爆破”,投资者们纷纷上门讨说法,在北京和上海分别发生围堵徐明星事件。

面对诸多上门围堵的投资者,被评价为“从小到大一直态度强硬,从不妥协”的徐明星展示了自己强硬、倔强,好斗的一面。

“你们一分钱也别想拿到!我不认识OKEx,你的钱从来没有进过我们公司账户。”被拘在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的徐明星,对前来围堵的投资者们称自己和OKEx没有任何关系。而他旗下的OKCoin也发文表示OKEx与OKCoin是两家公司,前者总部位于香港,后者位于北京,各自独立运营。

根据诸多资料,徐明星确实和OKEx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自己是OKEx的创始人,这家公司也曾经是OKCoin的子公司,今年2月,徐明星已经辞去了OKEx CEO的职务,但在不少投资者看来,不管是OKEx还是OKCoin,背后老板都是徐明星,徐明星应该为他们的损失负责。

对于这些投资者,徐明星有自己的一套理解逻辑,“赚了就是有本事、运气好,亏了就去闹事,索要好处”。他曾表示,投资与赌博本来就很难区别,界定两者不是看市场的波动大小,而是在于参与者的心态,在事件中平台是无辜的,用户闹事是投资者的投资心态不正常。

荒诞的是,在被投资者围堵的间隙,徐明星也上演过一出讨债的戏码:徐明星在朋友圈发文,揭露区块链项目“马勒戈壁”创始人李丰欠了自己1500个比特币不还。徐明星称李丰为“无耻的人渣”,将不惜一切代价加入讨债大军。

这种性格成就了徐明星,但也让他时常处于孤家寡人的境地,与很多旧部下成为了“死对头”。2018年之前,曾经就职于OKCoin的多位骨干就已经离开,另立山头,各自成为一方诸侯,这其中包括赵长鹏、何一、雷臻、陈欣、魏鑫、段新星等许多在业内响当当的名字。而在年中,OKEx前CEO李书沸、OKCoin前CTO孙忠英这两员悍将也离他而去,尤其是李书沸和徐明星之间还爆发出口水战。离开徐明星之后,李书沸曾经表示,徐明星是个技术男,不大会沟通,不习惯和其他人交流,这是他的管理问题。

虽然非议不断,但徐明星取得的成绩不可否认。10月下旬,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18胡润80后富豪榜》,80后徐明星以100亿身家位列第11。

不管外界如何风雨飘荡,徐明星依然在谋划着OK集团的业务布局。为了应对监管,在国内外徐明星为OKCoin制定了不同的发展战略:2017年年底,OKCoin宣布逐渐转型为区块链技术应用和开发公司,在国内以区块链、大数据技术的研发和应用业务为主。2018年7月21日,OK集团(OKCoin母公司)联手策源资本,启动100亿共赢母基金计划,重点关注底层技术和资本推动。

在海外则继续开展数字资产金融业务。目前OKCoin已经在美国、日本、韩国以及中国香港等地开展了各类数字资产金融业务,在美国、韩国、日本等地设立办公设备。11月,OKCoin正式获得了菲律宾政府的牌照。这意味着OKCoin可以在菲律宾境内合规开展各类数字资产金融业务。

徐明星认为,当下区块链类似于早期的互联网般被低估。在他看来,未来区块链还有很大的发展前景,“只要是有交易的地方就有区块链,比如区块链上的淘宝、区块链上的Email”,他说,未来很多东西都可以构建在区块链网络之上,它能够对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产生深入影响,应用在所有的领域里面。

2

“神秘富豪”赵长鹏

作为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之一币安的掌门人,赵长鹏一贯低调而神秘,他甚少主动在媒体上露面,但2018年却两次成为媒体议论焦点。

2018年2月,福布斯发布了首个数字货币领域富豪榜,赵长鹏以11-20亿美元的身价位列第三,成为前十名中唯一的华裔。同时,他以一身黑色卫衣形象登上本期福布斯杂志封面,“能登上(福布斯)封面是我的荣幸”,对此赵长鹏回应道,他表示非常感谢福布斯团队。

但是两月之后另一起事件却没有让他这么舒心。4月,一场币安和红杉资本之间的诉讼轰动了整个区块链圈和投资圈。香港法庭文件记录显示,红杉就一项融资交易失败而起诉赵长鹏,这件事情的起因是红杉不满币安违反双方签订的排他条款,以更高的估值接触其他的投资方。

面对强势的红杉,赵长鹏毫不示弱展开对攻。5月份,他在推特上表示,所有申请在币安上线的项目披露其是否与红杉有直接或间接关系。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这种规定是出于何种目的,但外界普遍猜测,这就意味着币安可能将全面封杀红杉资本在区块链投资的所有项目。

“传统的投资机构投资的方式都很老套,而且有很多套路,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说非常不友好或者不好。”在一次与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的对话中,赵长鹏说,“但是非常有幸的是,那个时代应该已经过去了,我觉得现在的话语权应该是在创业者的手中。现在好的项目,好的团队绝对不会缺钱。

在风波前后,赵长鹏把主要精力花在币安的海外业务上,他先后出现在多哥、泽西岛、百慕大、台湾,与当地政府开展合作。

2018年3月,币安将总部迁至欧洲南部的一个小岛国马耳他。8月,币安和列支敦士登交易所共同成立了Binance LCX,宣布推出法币交易服务。9月,币安宣布上线新加坡法币交易平台并开启内测。10月23日,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旗下的祥峰投资宣布与币安联合成立币安新加坡(Binance Singapore),以扩展其在新加坡的业务。同时,祥峰投资也将对币安进行战略投资。

在币圈内横着走的币安并非完全没有挑战。

2018年初登顶成为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后,不到半年时间币安就遭遇到后来者FCoin的挑战,通过“交易即挖矿”的模式,FCoin交易量在上线短短两周后超越币安。

面对来势汹汹的FCoin挑战,赵长鹏发文质疑称FCoin的模式是变相ICO,是走不通的模式。几个月之后,Fcoin果然如赵长鹏所料,由于自己发行的FT代币暴跌而没落。

虽然这一次币安依旧笑到了最后,但在这个妖孽横行的币圈子里,颠覆是常态,没有永远的第一,赵长鹏能否保持不败还需要时间来考验。

3

“流年不利”李笑来

在币圈里,李笑来是个绕不开的话题。这一年,他过得不安静。

7月初,一段流传出来的录音让李笑来形象尽毁,在这段被公开的长达50多分钟的谈话录音里,李笑来提到自己曾帮某知名公链项目卖六个月“空气币”。

谈到区块链的共识价值,李笑来言语充满讽刺,多次强调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不管是投资还是投机,赚到钱的才是成功。核心目的目标只有一个,赚钱。”另外他还对行业内多个知名人物和知名投资机构出言不逊。

实际上多年以来,李笑来就屡次被批评为在“割韭菜”,有人评价李笑来“从最初的销售、教书、写书、开公司,到任职新东方的名师,钻营绝对是一流的”。但是李笑来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割韭菜,"我经常演讲,经常讲课,对于揣摩、理解受众的感知与反应,我当然是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

录音门之后,这位原新东方名师、“中国比特币首富”遭遇到有史以来最大的信任危机,李笑来花了两周时间,写了一本《韭菜的自我修养》,表明新书是“韭菜的进阶之路,写给每一位进场者的生存指南”,意在公开自己的投资原则。

随后不久,他又卷入了和原快的创始人陈伟星的骂战中。7月9日,李笑来在微博表示由于“雄岸全球区块链百亿创新基金”因为自己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他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据雄岸基金此前发布信息显示,李笑来拥有杭州雄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雄岸”49%的股权,另一位执行董事姚勇杰拥有51%的股权。

9月30日,他发布微博宣布转行,“从今往后,李笑来个人不会做任何项目投资(不管是不是区块链,不管是不是早期)”,至于下一步干什么,他表示自己没想好,准备花几年时间认真转行。

事实证明,李笑来还是放不下这个行业的财富机会,又出来了。

12月3日,香港主板上市公司雄岸科技发布公告称,李笑来将出任公司执行董事与联席CEO,距离上一次其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不过5个月的时间。雄安科技是由雄岸基金创始合伙人姚勇杰联合裂变资本董事长滕荣松协议收购了港股上市公司SHISLimited共计72.29%的股权,更为名"雄岸科技"。

雄岸科技表示,未来会在数字货币挖矿的服务领域、交易所、支付领域、落地应用、基金管理方面进行布局。根据雄岸科技发布的公告,李笑来将作为雄岸科技执行董事和联席CEO负责公司稳定币体系建设、基于有向无环图(DAG)及可信执行环境(TEE)以及其他有关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项目。

“真心希望姚老板和李首富做好本职工作,对公司负责,对大老板负责,千万不能和以前一样,集了一堆散户投资人的钱,然后一拍屁股走人,不管项目死活。”对于此消息,陈伟星表示。

这一次李笑来能挺多久?

4

“水逆矿霸”吴忌寒

在著名的币圈扑克牌中,吴忌寒和李笑来都排在A位。但对于吴忌寒,一向眼高于顶的李笑来对其也评价甚高,他称吴忌寒为“区块链行业中带伤带血的战士”,如果这个世界里有一个自己可能打不过的对手,那就是吴忌寒。

作为比特大陆的联席CEO,吴忌寒一直以来都是该公司的对外代言人,由于比特大陆在ASIC芯片矿机市场的占有率接近8成,同时直接掌握着30%左右的全网算力,比特大陆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所以吴忌寒在币圈内一直是武林盟主的形象。

但2018年从年初到年末,“一代矿霸”吴忌寒却一直遭遇“水逆”。

5月份,吴忌寒猝不及防的撞了三个大雷:先是5月闪电比特币LBTC中国区负责人张银海指出吴忌寒破坏纽约共识强行分叉比特币、找假中本聪为BCH站台、偷挖10几万个BCH币等诸多问题。

另外有矿工爆料,比特大陆旗下的某蚂蚁矿机存在误导消费者、器件翻新、算力不足、挖矿收益不及预期等问题。

BTG(比特币黄金)创始人廖翔也称遭遇到51%攻击,矛头直接指向比特大陆。“51%攻击需要能力和动机,能力方面,只有比特大陆有Equihash ASIC矿机,比特大陆最有能力51%攻击所有Equihash算法的链。”

不过,5月26日,吴忌寒发推特称,廖翔花钱雇人写BTG遭51%攻击的新闻。

除了受到外部的舆论压力之外,在比特大陆内部,吴忌寒和詹克团两位联席CEO之间的权力之争也受到媒体的关注。

据报道,比特大陆于2013年由吴忌寒和詹克团共同创建。在过去的几年里,两位创始人分工明确:詹克团负责比特大陆的财务、技术与研发;吴忌寒则负责比特大陆的资本、市场与销售。

但是近年来,随着比特大陆成为一家矿机生产商的霸主,这家企业未来何去何从内部产生分歧。詹克团则希望转向人工智能押注AI芯片,而吴忌则力挺BCH,希望在币圈内继续发展并走向国际化。

不过随着币圈熊市的到来,包括BCH在内的虚拟货币普遍遭遇重挫,比特大陆所持有的虚拟货币损失较大。根据其IPO文件披露,截至6月30日,比特大陆说持有的比特币、比特币现金、以太币,莱特币等过去6个月净亏损1.027亿美元,是前几年净亏损的10倍以上,而三季度虚拟货币再次下挫,损失尚无法估量。

11月中旬,比特大陆发生的一次人事变更备受外界瞩目——吴忌寒、赵肇丰、葛越晟、周锋不再担任比特大陆董事,退出董事席位,吴忌寒转而担任公司监事。詹克团成为比特大陆唯一的董事。

对此,有人认为这代表吴忌寒在比特大陆内部权力斗争中失败,有法律界人士解读认为,吴忌寒在职务变更之后失去了投票权,失去了企业经营决策权。

除了内部的权力之争外,吴忌寒还参与了BCH的硬分叉大战。11月15日,以吴忌寒方为代表的BCHABC和以澳本聪(CSW)为代表的BSV就硬分叉展开算力大战。虽然目前来看,吴忌寒方取得了暂时的胜利,但其随后导致币圈普遍大跌,同时招致了官司。

总部位于迈阿密的数字电信战略公司United American Corp宣布将对比特大陆等几家公司提起诉讼,指控比特大陆等公司通过精心策略,操控比特币现金谋取私利,损害了United Corp的利益。

算力大战的另外一个后果是带动了加密货币的普跌,从而使得比特大陆矿机销售难上加难。自比特币价格在今年1月达到了19343美元的峰值,目前的价格已经下滑至4000美元上下,由于挖矿所得不抵电费支出,许多矿工关机。11月25日,在比特币跌破3500美元后,数量最多的蚂蚁矿机S9一度被迫关机。

比特大陆寄予厚望的新一代的7nm矿机在10月发布后销售堪忧,据一位比特大陆销售人士表示,目前新产品已经大幅度降价。

由于市场波动剧烈,比特大陆IPO也迟迟没有新进展。9月底,比特大陆提交港股上市申请,作为继小米、美团之后的香港第三家同股不同权公司,比特大陆IPO引发高度关注。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比特大陆及另外两家矿机公司的上市之路都不太顺利。其中亿邦国际因卷入非法集资,上市进程已经被叫停。而香港证券交易所的页面显示,嘉楠耘智的IPO申请书已经失效了。

有信息称,在今年比特币价格连连暴跌下,香港证券交易所等都对这些公司的业务前景表示担忧。因为该行业非常不稳定。港交所不希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批准此类IPO的交易所。

由于市场形势不佳,比特大陆的经营似乎已开始收缩,最近被曝关停了两年前在以色列开设的区块链与人工智能技术研发中心,裁员23人。12月23日,一名认证为“北京比特大陆科技公司”员工的用户在脉脉爆料,称比特大陆将于12月24日裁员,比例或达50%。不过,这遭到比特大陆官方否认,称裁员传言不实,此举是比特大陆根据业务发展情况进行的年末正常人员调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